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7/05/28 19:18
體育中心/台北報導

王建民在美國職棒大聯盟穩定而優異的表現,除了讓台灣人引以為傲,美國媒體與球迷也視他為「王牌」。為推廣台灣形象,台灣觀光局特別與ESPN合作,製作了王建民特別報導—「站上投手丘 擁抱全世界—王建民」,預定29日起好球帶節目播出,這是台灣第一個球員擁有此殊榮。


王建民去年勇奪勝投王頭銜後,季後賽美國福斯電視網主動將王建民的故鄉—台灣台南,透過大聯盟的轉播介紹給全美國觀眾,今年時代雜誌更挑選王建民為全球百大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讓台灣再次出現在全世界讀者的面前。

「站上投手丘 擁抱全世界—王建民」特別報導將播出十集,其中兩集精華於美國ESPN「Baseball Tonight」播出,內容除了王建民將難得從他當年進入棒球世界、至對目前成就侃侃而談外,並藉著啟蒙教練—崇學國小劉永松的訪問,介紹王建民生長的故鄉—台南純樸的民風、及充滿文化的古蹟,更介紹台南最為人津津樂道、也是王建民的最愛—台南小吃「魚土魠魚羹」及擔仔麵。

劉永松教練對王建民的第一印象是「很乖巧、瘦瘦的、眼睛大大的、很可愛」,並指出王建民其實「並不是一個很優秀、很天才型的球員,而是苦練型的」,「他是一個肯吃苦的人」。劉教練回憶有一次王建民一直投不好,便隨口說「如果不會投,那乾脆不要練回家好了。」沒想到王建民「回去兩三天沒來練球,我想奇怪怎麼沒來練球,誰知道他回去後把我的話當真。」這些充滿溫馨的有趣回憶,從劉教練的口中緩緩說出。

而王建民的青棒教練、也是榮工隊總教練蕭文勝說,「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瘦的很像一支竹竿,他高一進來我們開始加強他體能、重量訓練、增胖這一方面,讓他從66公斤、到畢業時已達90幾公斤,也奠下他肌力、重量加速度的基礎。」

而青棒時期的王建民,在心理層面就已經顯露他「比較木訥、比較沉穩、比較內向的一位選手,他心裡面的思考邏輯是相當的沉穩,說實在雖然那時是覺得他的未來性大有可為,但也真的沒有想到他會有今天在大聯盟佔有這麼好的角色。」蕭文勝教練說。

蕭文勝教練也提到有一次友誼賽王建民跟教練要求上場打擊,結果卻被對方投手投了一個觸身球,門牙當場被打下來,最近他跟那位投手還開玩笑聊到,早知道當初那顆門牙就留下來,一定價值連城!

此外,王建民的超級好朋友—兄弟象球員馮勝賢也透露,王建民最愛去的地方就是「夜市」,成名之前,台南的大小夜市都可看見王建民的身影,尤其他最喜歡打彈珠,常把老闆的玩具通通打下來。王建民跟他說:「以前在小聯盟沒人認識我,每次回來還可窩在夜市打彈珠,現在都沒得打了!」

為此馮勝賢特地借來一台彈珠台,家中可以送的獎牌獎盃都被王建民贏光了!此外,老邦也提到,他認識的所有人中,王建民是唯一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的球星。去年當他十九勝時老邦特別到美國看他,跟他說:「喔~你現在不一樣嘍!」王建民說:「我還不是一樣在打棒球!」馮勝賢說,王建民「執著」的態度,是最值得球員學習的地方。

從1995年轉播大聯盟,曾文誠看過無數大聯盟的強力球星,印象最深刻的一場王建民比賽,就是5月6日那場對水手幾乎完全比賽那場。「大聯盟有個迷信,就是在完全比賽還沒達到時,轉播單位、球員教練都不能提到「完全比賽」這個名詞,那時的神經非常緊繃、也非常難忘。」此外,曾文誠也藉最近一部自行車電影「練習曲」,讚揚台灣風光非常迷人、讓身為台灣人引以為傲。

除了台南的古拙風光,台灣的其他美景如台北101、故宮、日月潭、阿里山、玉山、太魯閣等,也隨時王建民的回憶,帶至節目當中。交通部次長何煖軒指出,王建民已經不只是台灣人的英雄,更是美國棒球迷的英雄,這次與ESPN合作,將台灣的美景介紹給全美國九千萬觀眾,除了讓美國觀眾更瞭解王建民的生長環境與背景、也是一次最成功的體育外交。

ESPN STAR Sports台灣區副總經理蔣宜芳指出,ESPN世界體育中心團隊於四月初至美國專訪王建民,並與美國ESPN聯繫,希望爭取將此特別報導在美國播出,最後也獲得正面的回應,讓這個特別報導得以呈現在九千萬觀眾面前,除了感謝觀光局的大力贊助,也反映了王建民被美國媒體重視的程度。

東森ETTODAYhttp://www.ettoday.com/2007/05/28/11336-2103525.htm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黃德源


或許是受到傳統文化的影響,臺灣人喜歡維持形式上的和諧;也因此,任何違背前述和諧的人,都會被賦予負面的意象,例如「麻煩製造者」等。然而,表象的和諧並不代表沒有利益衝突,往往,和諧是透過不同型態的權力宰制所呈現的最終結果。在獨裁國家,和諧是由恐懼、鎮壓、箝制言論思想等暴力型態所維繫;而在民主國家,則是透過精緻的傳媒、廣告等手段麻痺之。進一步而言,在民主國家如臺灣者,眼前並無形式上的暴力鎮壓必須面對,而是必須掙脫長期受到禁錮的思想與心靈。

然而,在掙脫桎梏前,除了必須認識我們所處的結構外,尚必須有著一種敢找麻煩、勇於破壞現狀的實踐過程。特別是,此種過程亟須堅定的意志力與實踐力,而非隨波逐流的「向中間靠攏」的模糊定位。以此次日籍企業羞辱臺灣人的經驗為例,當我們勇於爭取、立論清楚時,就會獲致別人的尊重。相對的,當我們「以和為貴」,放棄身為人的基本價值與尊嚴時,別人亦無須將臺灣人當人看。

事實上,「不沾鍋」並非是馬英九獨有的特質,在臺灣社會中,許多人往往拋棄自身固有的「政治性」,而妄想他人會自動幫你爭取權利,甚至施捨之。一旦放棄擔任「現狀破壞者」的角色,一個人同時也放棄其身為人的權利,而任由他人詮釋、賦意,最後收編為其支配範疇下。兩岸關係即為顯例,當國人對臺灣在世界的權力格局認識不清,或自以為只是看重生活,不講政治的「平凡老百姓」;那可預見的是,中國將會代之而起在國際社會不斷朝自己有利的方向詮釋並建構我們的歷史與文化,進而使一個「虛構的中國」成為「統一的中國」。從日前開放式課程推動人朱學恆的警語可知,「在網絡世界的參與度不足,將使得臺灣的詮釋權落入他者手中」;一旦認知成為集體行動,那麼認知將透過實踐完成他人對臺灣的現狀認知(包括從屬於一個中國)。

筆者要提醒的是,實踐不僅是單純的行為、行動,更包括語言、文字、符號的建構;當中國無所不用其極在國際社會打壓臺灣時,眼前融入生活各個層面的中華文化霸權,更是吾人所必須解構的對象,特別是搶回屬於臺灣這塊土地失落已久的詮釋權。當然,這不僅包括檯面上的選舉競爭,更包括葛蘭西(Gramsci)所主張的「陣地戰」,而這一切的一切,就是必須不斷堅持,不斷作為一個「麻煩製造者」。唯有如此,才能讓世界聽見臺灣的聲音,而且是「正港」臺灣這塊土地所發出的聲音。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博士研究生)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希臘菜的用料重點是香料跟橄欖油,吃起來清爽又健康。這道菜約三到四人份量,有大量的蔬菜還有香酥的雞腿,做法簡單不用開火動鍋,每個人都可以上手。
PART1烤蔬菜
材料
· 橄欖油
· 大黃瓜半條
· 蘆筍三至五支
· 洋蔥一顆
· 甜椒二顆
· 蘑菇一盒
· 粗粒黑胡椒
· 義大利香料(一般市售義大利香料即可,但需注意成份是否含有迷迭香,選擇迷迭香的香氣才會足夠)
做法
1. 先將食材清單中的蔬菜全數洗淨,蘆筍跟蘑菇對半切開後切成塊狀,大黃瓜削皮之後切塊
2. 接著將已切塊的蔬菜放在鋁箔烤盤上,均勻地倒入適量橄欖油
3. 再分別將義大利香料和黑胡椒撒在蔬菜上
4. 稍微撒點鹽巴後,用手攪拌整盤蔬菜,讓香料均勻分布在蔬菜上
5. 先將烤箱以220度預熱之後,送進蔬菜盤,並以上下火烤15~20分鐘即可取出,備用
PART2 烤雞腿排
材料
· 去骨雞腿二隻
· 蒜粉適量
· 洋蔥半顆
· 鹽巴少許
· 迷迭香適量
· 黑胡椒
做法
1. 先將半顆洋蔥切成細絲
2. 在鋁箔烤盤中倒入些許橄欖油之後搖晃烤盤,讓烤盤底部每一處都沾到橄欖油。(Tips:橄欖油可讓鋪在底下的洋蔥絲不因烘烤而乾掉,因此用量不需太多,鋪滿底部即可。)
3. 再將洋蔥絲鋪滿整個烤盤
4. 接著在雞腿表面輕抹薄薄一層鹽巴,並撒上迷迭香
5. 撒上蒜粉,注意蒜粉易結塊,因此要將蒜結塊的部份揉散。(Tips:苦無蒜粉,也可以用新鮮的蒜頭切碎之後代替。)
6. 將處理好的雞腿平鋪、蓋在洋蔥絲上
7. 烤箱預熱至250度以後,將雞腿排放入烤箱,以上下火烘烤,大約20分鐘以後待雞皮呈現金黃色時即可完成。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材料
一杯火腿丁
二湯匙洋蔥細丁
三杯馬鈴薯片 (儘可能切得愈薄愈好,約一公厘厚度)
二湯匙麵粉
一杯牛奶
一又二分之一湯匙乾麵包粉 (Bread Crumbs)
二分之一湯匙溶化的奶油
一湯匙新鮮的荷蘭芹末 (Parsley) 或是一茶匙乾的荷蘭芹香料
適量的鹽和黑胡椒

作法
準備一個約二公升容量的耐微波烤鍋,例如 可以放入微波爐中加熱,也可以放入烤箱去烘烤的康寧鍋 (Corning)。先在鍋底舖上一半的火腿丁,再均勻舖上一半的馬鈴薯薄片,撒上一湯匙的洋蔥丁、適量鹽和黑胡椒調味,表面再均勻篩上一湯匙的麵粉。接著再重覆順序把剩餘的材料,均勻地再舖一層,最後淋上一杯牛奶。
加蓋入預熱華氏 350 度 (攝氏 175 度) 的烤箱,烤一個小時至一個小時二十五分鐘,或至馬鈴薯完全熟軟。混合乾麵包粉和溶化的奶油,均勻撒在烤好的馬鈴薯上,再撒上荷蘭芹末,不加蓋另外加烤十五分鐘即可。
註:安琪拉照著這食譜,另外試了一個較省時的烤法,就是先以微波爐強火力加熱七至十分鐘,再入預熱烤箱烤三十分鐘,撒上麵包粉後不加蓋再烤十分鐘,省了時間成品一樣也很好吃哦!所以如果你有微波爐,可以試試省時的方法。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材料
四杯馬鈴薯丁
一罐十四盎司的罐裝蕃茄丁
四瓣大蒜
二分之一茶匙小茴香 (Ground Cumin)
二分之一茶匙碎的紅辣椒 (Dried Red Pepper Flakes)
二分之一茶匙 Tabasco 辣醬
一茶匙糖

作法
馬鈴薯去皮切成半吋大小的丁狀,罐裝蕃茄丁濾乾汁液後,和大蒜一起用刀略為切碎,再加入其他剩餘材料置一旁備用。在大平底鍋中燒熱二湯匙油,將馬鈴薯丁煎成金黃色,將薯丁單層平舖在鍋中,煎至金黃色後再略為翻動,如果鍋不夠大請分批,不要一次倒入太多的薯丁,也不要經常翻動薯丁,如此較不容易煎成均勻的色澤。
待所有的薯丁煎成金黃色後,再將先前混合好的蕃茄及香料倒入,將薯丁及調味料翻拌均勻後,轉成中火再繼續加熱,中途請經常翻拌,待薯丁完全熟軟後即可盛起,淋上少許現榨檸檬汁,並灑上切碎的香菜一起食用。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材料
· 3 湯匙純奶油
· 1/2 杯西洋芹菜
· 1/4 杯蔥花 (包括蔥白部份)
· 1/4 杯紅甜椒
· 3 個蛋
· 1 湯匙法式芥末醬 (Dijon Mustard)
· 1/2 杯牛奶
· 3 又 1/2 至 4 杯新鮮麵包
· 2 湯匙荷蘭芹末 (Parsley)
· 1 罐 12 盎司的鮪魚罐頭,瀝乾並搗成薄片
· 適量鹽和黑胡椒

作法
將西洋芹菜、蔥及紅椒切成大小一致的細丁,在小鍋中先融化奶油,再以中火將蔥花、西洋芹菜末和紅甜椒末炒至微軟,置一旁待冷卻。用食物處理機 (Food Processor) 將新鮮麵包磨碎,或用手撕碎 (儘可能愈細愈好) 。
在一個大混合碗中先打散蛋,接著混入芥末醬、牛奶和冷卻的蔬菜末拌勻,再加入 3 又 1/2 杯的磨碎的麵包、荷蘭芹末和鮪魚,並加入適量鹽和胡椒調味。將混合好的鮪魚餅漿放入冰箱冷藏至少 3 小時。
以中火在平底鍋中將油燒熱,將冷藏好的鮪魚餅漿,每 2 湯匙揉成一個小圓球,並輕輕壓成餅狀,放入燒熱的油鍋中每面約煎 1 分鐘,分批把所有的餅煎成金黃色趁熱食用。
註1:不要用乾麵包粉代替新鮮麵包碎片,做出來的鮪魚餅口感會比較乾硬哦!
註2:如果鮪魚餅漿太濕黏不好塑成餅形,再加入剩餘的新鮮麵包碎,但只需加入適量即可,如加入太多的新鮮麵包碎,同樣也會使鮪魚餅口感乾硬。
註3:如果想要有更酥脆的口感,可以把未煎的鮪魚餅,輕輕沾上一層乾的麵包粉再煎,煎出來的鮪魚餅就會外酥內軟了。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派皮>

材料:我用的模是18cm的烤模
中筋麵粉 240g
無鹽奶油 110g
鹽 一小匙
冰開水 適量

做法:
奶油放室溫下回軟 用打蛋器攪拌至柔軟狀
2.混合鹽的過篩麵粉 加入奶油切成米粒狀
3.冰開水慢慢的一點點適量倒入麵粉中 使麵粉成糰不沾手
4.做好的麵糰分成兩團 滾圓壓平 放入冷藏室中鬆弛30分
5.鬆弛好的麵糰 桿成兩個圓形
(若不怕麻煩的 可以桿圓對折再桿圓對折重覆此動作 派皮變可成千層派皮了)
6.烤模抹少許油 把其中一片派皮當底 並用叉子戳些洞
7.烤箱180度預熱 把鋪好底的派先烘烤約10分鐘
此時可準備鹹派的餡料了

<內餡>

材料:
火腿 玉米 香菇 洋蔥
飯 兩碗

調味料:
牛奶 1/2杯
鮮奶油 1/2杯
麵粉 少許
鹽 少許
黑胡椒 少許
綜合香料少許

轉錄自以下網址http://www.wretch.cc/blog/lanuit&article_id=4520645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材料
· 3/4 杯All-purpose麵粉 (中筋麵粉)
· 2/3 杯牛奶
· 1 個蛋
· 1 湯匙蔬菜油
· 1/4 茶匙鹽
· 適量炸油
· 適量味道較甜的黃洋蔥或是白洋蔥

作法
在碗中混合麵粉、牛奶、蛋、蔬菜油和鹽,用打蛋器攪拌至均勻沒有顆粒。將洋蔥切成 1/4 吋寬的圓片,並將其分開成一個一個的洋蔥圈。
在較大的鍋中燒熱 1 吋深的油,加熱至華氏 365 度 (攝氏 185 度) 。
用叉子將切好的洋蔥圈浸入麵糊中,讓洋蔥圈都均勻沾上麵糊,再用叉子撈起並濾掉多餘的麵糊,放入加熱完成的油鍋中。
炸 2 至 3 分鐘至金黃色,中途並用叉子略為攪動翻面,使炸出來的洋蔥圈顏色均勻。炸好後撈出放在廚房紙巾上吸去多餘的油份,撒上鹽和黑胡椒粉後趁熱享用。
註1:不要一次將太多洋蔥圈投入油鍋,免得洋蔥圈都擠在一起,受熱不均勻炸出來的顏色就不漂亮了哦!選擇不要太大的中型洋蔥,切出來的洋蔥圈比較大小適中。
註2:更多烹飪資訊請參考 安琪拉的小幫手。


轉貼自安琪拉的廚房
http://www.geocities.com/ANCHICHOW/Kitchen.html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轉於錄 2007-05-08 自由時報>>

陳麗菊


「台灣之光」王建民獲選「時代雜誌」二○○七年最有影響力百大人物之一,國人與有榮焉,認為這是台灣的驕傲,更是提高國際能見度的最佳宣傳機會。但是細看《時代》介紹王建民的專文,通篇充滿濃濃的中國意象,與其像作者所說這位洋基王牌投手的成就在於「協助破除文化藩籬」,倒不如說是一個八歲小女孩當初從上海遠渡重洋追尋美國夢的心境之旅。至於「建仔」如何成為「台灣之光」,此一「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的時代典範價值,則被拋諸腦後;而台灣更似乎成了裹小腳、沒穿褲子的娃兒在路上跑的典型古老中國農村寫照。

時代雜誌此番邀請前美國駐中國大使羅德的華裔夫人包柏漪撰寫該文,大概是基於包氏曾經為大聯盟第一位非裔選手傑基羅賓森立傳,以及她的華裔背景。也正因為如此,包氏一來把王建民和羅賓森相提並論,稱後者打破了膚色藩籬,前者則在今日文明衝突正熾之時以棒球的光與熱削匏文化藩籬。她還語重心長地說,雖然文明衝突方興未艾,但她八歲尚是上海小姑娘時,對一個充滿著希望與和諧世界的夢想依然存在。包氏以文明衝突說立基,談王建民在洋基的成就協助世界破除文化藩籬,此一對王的讚譽頗有讓人一頭霧水之感。建仔此次入選時代百大的意義,應是「有為者亦若是」的精神典範價值,而非政治、文化、文明融合的啟蒙示範。從包氏的個人背景與關懷來看,她其實更關心的是化解「中」(中國)西文明衝突與文化隔閡,而非「台灣之光」發光發熱給人向上的啟示。

再者,包氏在專文中指出她來自上海而強調王建民是「我族」,以及「不論場邊加油的是說何種母語,是裹小腳的老太太或光著屁股的娃兒,聲音都是一致的」。此一說法有把台灣與中國混為一談之嫌,不然就是荒謬無知,台灣又不是中國,何來三寸金蓮?其次,台灣鮮明的象徵是進步繁榮的一○一大樓,哪來裹腳布以及光屁股孩童,這些老舊陳腐、貧困落後的中國農村社會景象。

搞了半天,時代雜誌請來了一個具有濃厚中國淵源與「上海灘」情懷的包柏漪介紹「台灣之光」王建民,台灣成了中國意象的延伸,這對提升、宣傳台灣國家地位恐怕反而是一種傷害!(作者為智庫專員)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ecently, there’s a debate about a female group’s new single, the song’s entitled “Chinese.” 「中國話」(The lyric was basically praising the beauty of Mandarin, and how the world is focusing on this language now.)I remember the first time I saw this MTV, I felt quiet refreshing and perhaps even with a bit sense of proud, because it shows how we identify our own language and shows our national proud. However, few days later, I saw from the newspaper that some Chinese people expressed “their” despise on this song. I was so surprised. I thought they would be the happiest ones to accept such eulogy toward China. Nevertheless, the fact turns out that some of them holds a radical opposing opinions against this song. They claimed that- S.H.E.(The female group) was praising Chinese because they wanted to get rid off the mark of “pan-green-artists” Or some others say that S.H.E. sang this song just because they needed the market and recognition from the Chinese market, and such deeds are absolutely fruitless and disgraceful. Of course there are some praising or neutral ideas from the Chinese as well, yet the discussion has just aroused a fierce debate among Taiwanese and Chinese young people on the Internet.

Later on, something interesting happened. Some Taiwanese people revised the entire song and give it another name “Taiwanese”. They added many aboriginal Taiwanese characters and elements into the song, and sang the song in Mandarin, Taiwanese, Hakka and a little bit aboriginal languages. I like both of the songs, but to be honest, there was a sense of indescribable familiarity and touching when I heard the revised version. Indeed, we speak Mandarin and we may even inherit more traditional Chinese heritage than the mainlanders. We felt a sense of proud as well when the world is focusing more on “the Chinese” people. However, this does not change the fact that we are being Taiwanese, a separate, democratic country and group of people, which differs greatly from the PRC China. The situation is axiomatic, will anyone call the U.S. and U.K. the same country nowadays only because they share similar culture and speak the same language?

Thus, I feel the Taiwanese show a great reaction toward this event. We made fun of this song and changed it into Taiwanese, the one which may not receive as much market value as the original one (well, who can beat 1.3 billion population?), but the new song represents the true characters of our people. There are, of course, some Taiwanese people took very critical view toward this new song, yet I believe the majority of us choose to identify ourselves with a sense of humor and creativity.

The whole identification question is above debate, we need not to show our position by vituperation. We are firm and adamant about ourselves being Taiwanese. We can recognize the Chinese part of our culture and still establish an independent nationalism. Such solid nationalism is a precious fruit after 50-year ruling of Chineselization from the KMT regime.

The girls’ new album sells still very well, both in Taiwan as well as China. We Taiwanese showed a sense of humor as well as solidity in this event by creating our own “Taiwanese” song. Isn’t this the best outcome for the singers and us?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北歐的五國(芬蘭、瑞典、挪威、丹麥、冰島)人民和文化,在我看來都大大的不同,本來以為會或多或少差不多的呢,可能就像外國人看我們和日本及南韓一樣吧。在05年的聖誕假期中,我幸運的能和在芬蘭認識的好朋友Ling一起到瑞典和丹麥旅行,而後我又在四月時自助旅行,從挪威的首都奧斯陸(Oslo)一個人玩到的最西岸的柏根(Bergen),在這趟旅行中,我小小的比較了一下這幾個北歐國家的人民,印象最深刻的是瑞典人,男的人人又高又帥,女的每一個都像伸展台上的model,不同於芬蘭人的是,瑞典人的髮色和膚色明顯較深,輪廓也不一樣(就像ABBA樂團的人一樣),感覺自己才過了一個邊界,就看到不同的人種一樣,除此之外,站在斯德哥爾摩的首都,也感受到比赫爾辛基更多的時尚味,這裡的人似乎比較符合我對北歐之前的印象。挪威的話,印象就比較淺了,覺得他們是個客客氣氣、瘦瘦長長的民族(好奇怪的形容詞,不過我的印象就是這樣),人種的話似乎比芬蘭和瑞典又更豐富了一點,很難去找出一個典型來形容。丹麥的人,英文全都一整個流利的沒話說,丹麥人比較沒有像之前幾國人那個普遍高大,印象中也大都是有禮貌,英文標準到一整個沒有口音的誇張地方。(為了證實我們的揣測,我們還隨機的到處問路),總體而言,北歐是一個擁有高度文化水平、進步且安全的地區,如果你荷包滿滿,北歐絕對是值得一去的地方。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芬蘭人可以說是大大的顛負我對北歐人的印象(其實在去芬蘭之前,我對北歐人的印象應該是零吧),不知道大家對北歐人的印象是什麼,在我之前的想像中,北歐人應該是高大、堅毅、時髦、有文化修養、帶著一點自命不凡的味道,不過在我到了芬蘭之後,驚訝的發現並不全然是這麼一回事,有些芬蘭人的習性和特,現在想起來仍覺得十分有趣。
對我來說典型的芬蘭人如下:金髮、白皙的皮膚、聲音低沈、大多面無表情(除非你和他們說話)、沈默寡言卻也帶點堅毅、客客氣氣的甚至有一點害羞,當然我們也遇過不少活潑外向、第一次見面講起話來就口沫橫飛的芬蘭人,但這種人在目前應該仍不算是多數。芬蘭人可愛的是他們十分的直接,不太會講拐彎抹角的笑話(所以Belle在課堂上講的一個冷笑話著實把大家嚇了一大跳)有任何的反應,大都可以直接的從他們的表情上察覺,是個相當直率的民族。
可能是語言本身的緣故吧,芬蘭人講話的語調總是相當的低沈,尤其是在聽他們的對話中,不停的jo jo的(發音:yo,在芬蘭文中是yes或是ok的意思),覺得自己好像在聽低頻的rap。而很多芬蘭人又習慣用吸入音念這個字(就是在發音時同時吸氣,而非吐氣),惜言如金的芬蘭人,幾乎要把這難得的jo都吸進去一樣。
也許是氣候和歷史的關係吧,芬蘭人整體給人一種溫溫的感覺,他們不會做太誇張的表情、大聲嚷嚷很難懂的笑話、在一群人的聊天中,總是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一般來說,也不會是話最多的民族代表,但也不會讓人覺得他們是沒有主見的人,總覺得在不說話的時候,他們也是同時的在思考著,又或是享受著沈默的時刻,這對習慣團體生活、熱烈討論的場合的台灣人應該都是很不一樣的一種感受,我想,這和他們嚴峻的氣候有很強烈的關連吧,一年之中,幾乎有一半都冰封在白雪之中,再加上人口又少(芬蘭的土地是台灣的五倍,可是人口是台灣的五分之一),相對的,他們在各種場合,和各式人面對面的機會就少,也就比較沒有群聚社會那種一見到新的人,就可以馬上打招呼聊起來的氣氛。
芬蘭人的打扮也比我想像中的樸素,(我想全世界最花俏的就是拉丁民族和亞洲人吧)大多數的女孩都喜歡圍上個大大的圍巾,通常是偏向大地色調,如軍綠色或是楬色、暗粉色等,既使在赫爾辛基的街頭上,也很少會看到奇裝異服或花枝招展的人們。在這裡順道一提,芬蘭的搖滾樂頗具盛名(在06年的歐洲音樂大賞還在法國得了全歐冠軍),所以街上很多年青人會染一頭黑髮,一身黑色搖滾勁裝,畫上誇張的煙燻妝,說真的,再配上他們那白到不行的皮膚,其實真的頗嚇人的。
最後一定要提的,如果大家看了我以上文章,覺得每個芬蘭人是溫順到一種詳和的境界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在來芬蘭的第一天,一直到要離開之時,幾乎每天都會有人拿芬蘭人一種奇特的習性來調侃,那就是:他們喝酒之後會一百八十度大轉性的現像。芬蘭人很愛喝啤酒,無論是大大小小的節日,或只是個單純的週未,他們都會喝啤酒慶祝,喝了也就算了,在夜晚時,路上就會出現很多很多的醉漢,有的會搭訕,有的會胡言亂語,大多是唱唱跳跳,活潑到一個不行,晚上時,就會覺得自己似乎置身在另一個國家一樣,但隔天一醒來,大家又變回了理性的芬蘭人了,真是太神奇了!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芬蘭」,這個窩在世界一個小角落的國家,聽似有點耳熟,但大多數人要精確的從描述出它在哪裡,還真的有一點難,但這個國家,與我們習習相關的程度卻令人驚訝。
講到這個國家,不知道你的第一個聯想會是什麼?多數人可能大喊世界知名的手機品牌NOKIA!仍懷抱著童年情懷的你會說它是聖誕老公公的故鄉、身為科技菁英的你或許會滿懷熱血的敘述LINUX的發源、愛音樂的人,對西貝流士的愛國交響樂典以及叛逆芬蘭的搖滾樂一定不陌生。
除了這些廣為人知的芬蘭印象,你可否知道大家熱愛的三溫暖(又有人翻桑拿,此翻譯更接近芬蘭原文sauna)也源自於芬蘭、除了耳熟能詳的聖誕老公公村,愛旅遊的你更不能錯過每一年都用重新蓋成的雪城堡旅館,這個看似遙遠的國度,有個與台灣幾乎完全不同的氣候和民俗文化,但卻在歷史和政治上和台灣有些微的相似之處:同樣和世界強國庇鄰而居(俄羅斯和瑞典),同樣被許多不同的民族殖民過、也同樣的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殘敗中經濟起飛、獲得重生,芬蘭經驗有許多值得我們借鏡之處,它的教育體制數度被評比為世界第一,更傲人的擁有全世界最清廉的政府,而目前是一位長相酷似美國脫口秀名嘴、被芬蘭人暱稱為mummi媽咪(芬蘭卡通,一集長得像河馬的人物嚕嚕米的媽咪)的女性總理以壓倒性的票數連任執政。
相信對許多台灣人來說,芬蘭是一個很特別的國家,日前我回國時,意外的看到暢銷書排行榜上,竟然有一本叫做「芬蘭驚艷」的書,封面類似象徵芬蘭的一個重要藝術創作,看到這本書,我又驚又喜的買下了,主要是看上它對芬蘭文化的描述,剛好可以省下我不少筆記的功夫,此外,我也很想參照每一個人對芬蘭的看法,我還沒有機會拜讀完畢(人都是這樣,買回來的書看得總是比借來的久),但我認為,每個文化都有其獨特性,有好的一面,也必然有看不見的黑暗面,希望我之後的記述,能讓各位感受到別的文化好的地方,同時也不忘了肯定台灣優秀之處。
這一年住在歐洲的經驗,對我個人而言,最大的收獲是更看清楚台灣在這個世界上的定位,不卑不亢的、肯定台灣卻也虛心學習,也期許自己和每一位新一代的台灣青年,都能在這抹平的舞台上扮演好世界公民的角色。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莫文蔚-單人房雙人床
詞:李焯雄 曲:鄭華娟

也許你的愛是雙人床
說不定誰都可以陪你流浪
你的目光鎖在某個地方
你的倔強是一道牆 內心不開放

也許你的心是單人房
多了一個人就會顯的緊張
想看看你最初的模樣
你脫下來的偽裝 你會怎麼放

別說還有感覺 你我都知道我們只能忠於直覺
只因為欠缺 所以總不懂拒絕
但又不再願意為對方妥協

別說還有感覺 你我都知道擁抱不代表親切
可能是害怕被拒絕 不敢直接
還是我們再等下一次的機會

同樣皺著眉 卻又不同的滋味

也許你的心是單人房 但你的慾望卻是一張雙人床
想看看你真實的模樣
你收起來的憂傷 你把它怎麼放


別說還有感覺 你我都知道我們只能忠於直覺
只因為欠缺 所以總不懂拒絕
但又不再願意為對方妥協

別說還有感覺 你我都知道擁抱不代表親切
可能是害怕被拒絕 不敢直接
還是我們再等下一次的機會

同樣皺著眉 卻又不同的滋味

別說還有感覺 你我都知道我們只能忠於直覺
只因為欠缺 所以總不懂拒絕
但又不再願意為對方妥協

別說還有感覺 你我都知道擁抱不代表親切
可能是害怕被拒絕 不敢直接
還是我們再等下一次的機會

同樣皺著眉 卻又不同的滋味
同樣皺著眉 各有孤單的體會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文華/文】

我在趕些什麼?我耗盡青春用盡全力,拼命追求身外之物,結果我真的比別人有
錢、有名嗎?更重要的,我真的因此而快樂嗎?遠方有廣闊的地平線,為何我還
在原地搖過時的呼拉圈?

紐約和巴黎,代表了我人生的兩個面向。紐約是白天,巴黎是黑夜。紐約是前半
生,巴黎是下半場。

三十五歲之前,我認定紐約是世上最棒的城市。我在加州念研究所,畢業後迫不
及待地去紐約工作。一做五年,快樂似神仙。我愛紐約的原因跟很多人一樣:她
是二十世紀以來世界文化的中心。豐富、方便。靠著地鐵和計程車,你可以穿越
時間,前後各跑數百年。人類最新和最舊、最好和最壞的東西,紐約都看得見。

所以在紐約時,我把握每分每秒去體會。白天,我在金融機構做事,一天十小時
。晚上下了班,去NYU學電影,一坐四小時。在那二十多歲的年紀,忙碌是唯一
有意義的生活方式。活著,就是要把自己榨乾,把自己居住的城市,內外翻轉過
來。

這種想法並不是到紐約才有的。其實從小開始,台灣人就過著紐約生活。紐約生
活,充滿新教徒的打拚精神和資本主義的求勝意志。相信人要藉著不斷努力,克
服萬難、打敗競爭。活著的目的,是更大、更多、更富裕、更有名。權力與財富
,是紐約人的兩個上帝。而能幫你走進天堂的鞋,就是事業、事業、事業。

在這種弱肉強食的生活方式,為了保持領先,每個人都在趕時間、搶資源。進了
電梯,明明已經按了樓層的鈕,那燈也亮了,偏偏還要再按幾下,彷彿這樣就可
以快一點。出了公司,明明已經下班了,卻還要不停講手機,搖控每一個環節。
在紐約,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甚至趕盡殺絕。在紐約,沒有壞人,只有失
敗者。

台灣,是不是也變成這樣?

每一件事,都變成工作。上班當然是工作,下班後的應酬也是工作。有人談戀愛
是在工作,甚至到酒店喝酒、KTV狂歡,臉上都殺氣騰騰,準備拚個你死我活。

我曾熱烈擁抱這種生活,並著迷於這種因為燒烤成功而冒出的焦慮。這種焦慮讓
我坐在椅子邊緣,以便迅速地跳起來閃躲明槍暗箭。這種警覺性讓我練就了酒量
和膽量、抗壓性和厚臉皮。但也養成了偏執和倔強、優越感和勢利眼。在紐約時
我深信:能在這裡活下來的,都是可敬的對手。黯然離開的,統統是輸家。人生
任何事,絕對要堅持到底。半途而廢的,必定有隱疾。在這不睡的城市,每天我
醒來,帶著人定勝天的活力,跟著法蘭克辛納屈唱〈紐約‧紐約〉:「如果你能
在紐約成功,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成功!」是的,在紐約,現代的羅馬競技場,我
要和別人,以及自己,比出高低。

這套想法,在我三十五歲以後,慢慢改變。

第一件動搖我想法的,是父親的過世。我父親一生奉公守法、與人為善。毫無不
良嗜好,身體健康地像城堡。七十二歲時,他得了癌症、引發中風,經歷了所有
的痛苦和羞辱。他一生辛勤工作、努力存錢、堅信現在的苦可以換得更好的明天
。我們也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用在紐約拚事業的精神照顧他。但兩年的治
療兵敗如山倒,最後他還是走了。父親逝世的那天,我的價值系統崩潰了。我一
路走來引以為傲的「紐約精神」,沒想到這麼脆弱。

不止在病床,也在職場。當我在企業越爬越高,才發現「資本主義」在職場中也
未必靈驗。上過班的都知道,很少公司真的是「開放市場」、「公平競爭」。大
部分的同事都覺得你不是朋友、就是敵人。職場上偉大的,未必會成功。成功的
,有時很渺小。很多人一輩子為公司鞠躬盡瘁,最後得到一支紀念筆。那些捲款
潛逃的,反而變成傳奇。

慢慢的,我體會到:世上有一種比「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更高、更複雜的公平
。人生有另一種比「功成名就」更幽微、更持久的樂趣。那是衝衝衝的美式資本
主義,所無法解釋的。

我能在哪裏找到那種公平和樂趣呢?我想過西藏、不丹、非洲、紐西蘭。然後,
我注意到法國。

住紐約時,法國是嘲諷的對象。身為經濟、科技、和軍事強權的美國,談起法國
總是忍不住調侃一番。法國是沒落的貴族,值得崇拜的人都已作古。法國人傲慢
,高稅率讓每個人都很慵懶。動不動就罷工,連酒莊主人都要走上街頭。

搬回台灣後,普羅旺斯、托斯卡尼突然流行。我看了法蘭西斯‧梅思的《美麗的
托斯卡尼》,其中一句話打動了我:「在加州,時間像呼拉圈。我扭個不停,卻
停在原地。在托斯卡尼,我可以在地中海的陽光下,提著一籃李子,逍遙地走一
整天。」

是啊!我在趕些什麼?我耗盡青春用盡全力,拚命追求身外之物,結果我真的比
別人有錢、有名嗎?更重要的,我真的因此而快樂嗎?遠方有廣闊的地平線,為
何我還在原地搖過時的呼拉圈?

當我重新學習法國,我發現法國和美國代表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美國人追
求人定勝天,凡事要逆流而上。法國人講究和平共存,凡事順勢而為。紐約有很
多一百層的摩天大樓,巴黎的房子都是三百年的古蹟。紐約不斷創新,巴黎永遠
有懷舊的氣息。巴黎人在咖啡廳聊天,紐約人在咖啡廳用電腦。紐約有人潮,巴
黎有味道。紐約有鈔票,巴黎有蛋糕。

不論是政府或個人,法國人都把精神投注在食、衣、住、行等「身內之物」。就
讓美國去做老大哥吧。要征服太空、要打伊拉克、要調高利率、要發明新科技,
都隨他去。法國人甘願偏安大西洋,抽菸、喝酒、看足球、搞時尚。當美國人忙
出了胃潰瘍,法國人又吃了一罐鵝肝醬。

講到吃,法國有三百種起司、光是波爾多就有五十七個酒的產區。晚上六點朝咖
啡廳門口一坐,一杯紅酒就可以聊三個小時。九點再去吃晚餐,一直吃到隔天凌
晨。他們在吃上所花的時間,跟我們上班時數一樣。但諷刺的是:他們沒有「Al
l You Can Eat」。

吃很重要,但也要會挑時間,朋友介紹我去試一家法國餐廳,提醒我他們禮拜二
、四晚上休息。「為什麼?」我問。他說:「因為主廚要回家看足球。」

聰明的主廚懂法律。法國法律規定一周工作最多三十五小時,大部分的人一年有
五周的假期。而美國人把加班當作自己有價值的表示,度假時還拿著手機回E-ma
il。法國人比美國人會玩。每年六月的巴黎音樂節,從午後到深夜,幾百場露天
音樂會在各處同時舉行,人多到地鐵都暫停收費。每年十月的「白夜」,平日入
夜就打烊的店面,徹夜營業到清晨七點。每年夏天,巴黎市政府在塞納河右岸布
置了三段、總長一.八公里的人工海灘。細砂、吊床、躺椅、棕櫚樹,自然海灘
有的景致這裡都有,讓沒有錢去海邊度假的民眾,也可以享受到海灘風光。

當然,法國這麼深厚的文化,不可能只從吃喝玩樂而來。美國人讀書,為了考證
照。法國人讀書,為了搞情調。每年十月的讀書節,大城市的火車站內,民眾輪
流上台朗誦詩句。書店營業到天明,整晚有現場演奏的樂曲。「美食書展」選在
銅臭味最重的證券交易所舉辦。小鎮書展的書直接「長」在樹上,讀者必須爬到
樹上,把書摘下來品嘗。

一直跟著美國走的台灣人,會心動嗎?

我心動了。十一月我到巴黎,一位法國朋友來接待我。臨走前我問他:「明天你
要幹嘛?」

「我要去銀行。」

「然後呢?」我問。


「我不懂你的意思……」

對我來說,「去銀行」是吃完午飯後跑去辦的小事。對法國人來說,這是他一天
全部的行程。法國人總是專心而緩慢的,每天把一件小事做好。

這樣的生活,對美國或台灣人來說,實在是太頹廢了。的確也是。法國失業率接
近10%,高稅率讓雇主寧願打烊休息,免得幫員工繳稅。巴黎鬧區紙醉金迷,但
郊區的少數民族卻沒有工作機會。這些都是黑暗面,但對於每日被強光烤焦的台
灣人,陰暗也許提供了喘息空間。生命的終點都一樣,有錢人的喪禮只是比較多
人上香。不斷的追趕只是提前衝向謝幕,為什麼不把時間花在慢慢為生命暖場?
你不需要一輩子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你可以偶爾伸伸懶腰、安步當車。

我從巴黎回來,台北並沒有改變。關了兩周的手機再度響起,一通電話找不到我
的人會連續狂call十通。和朋友見面,他很關心地問我:「好了,你現在工作也
辭了、歐洲也去了,接下來有什麼projects?」


「Projects」?多麼紐約的字眼。

我真想說:「好好生活,不就是人生最大的project?」但我知道在熙來攘往的
台北街頭,在不到四十歲的年紀,這樣說太矯情了。況且,我今天之所以有錢有
閒享受法式生活,不也正因為我曾在美式生活中得到很多利益?我仍熱愛工作、
熱愛紐約,但已不用像二十歲時一樣亦步亦趨、寸步不離。

所以我說:「我還是會早起,白天努力寫作。但到了晚上,我想關掉手機。」

世界少了我,其實無所謂。但我少了我,還剩什麼?

他笑一笑:「你這是用紐約來過白天,用巴黎來過黑夜。」

唉,他講得真好!這應該是一個完美的妥協吧。也許有一天,我能創造自己的
「白夜」,讓白天和黑夜融合在一起。但我還沒到那個境界。

「明天星期一,你要幹嘛?」他問。

「我要去銀行。」

「然後呢?」

我張大眼睛,停頓了一下。

「然後呢?」他追問。

「然後我會摩拳擦掌,認真地寫一篇文章。」


【2005/12/28 聯合報】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