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人可以說是大大的顛負我對北歐人的印象(其實在去芬蘭之前,我對北歐人的印象應該是零吧),不知道大家對北歐人的印象是什麼,在我之前的想像中,北歐人應該是高大、堅毅、時髦、有文化修養、帶著一點自命不凡的味道,不過在我到了芬蘭之後,驚訝的發現並不全然是這麼一回事,有些芬蘭人的習性和特,現在想起來仍覺得十分有趣。
對我來說典型的芬蘭人如下:金髮、白皙的皮膚、聲音低沈、大多面無表情(除非你和他們說話)、沈默寡言卻也帶點堅毅、客客氣氣的甚至有一點害羞,當然我們也遇過不少活潑外向、第一次見面講起話來就口沫橫飛的芬蘭人,但這種人在目前應該仍不算是多數。芬蘭人可愛的是他們十分的直接,不太會講拐彎抹角的笑話(所以Belle在課堂上講的一個冷笑話著實把大家嚇了一大跳)有任何的反應,大都可以直接的從他們的表情上察覺,是個相當直率的民族。
可能是語言本身的緣故吧,芬蘭人講話的語調總是相當的低沈,尤其是在聽他們的對話中,不停的jo jo的(發音:yo,在芬蘭文中是yes或是ok的意思),覺得自己好像在聽低頻的rap。而很多芬蘭人又習慣用吸入音念這個字(就是在發音時同時吸氣,而非吐氣),惜言如金的芬蘭人,幾乎要把這難得的jo都吸進去一樣。
也許是氣候和歷史的關係吧,芬蘭人整體給人一種溫溫的感覺,他們不會做太誇張的表情、大聲嚷嚷很難懂的笑話、在一群人的聊天中,總是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一般來說,也不會是話最多的民族代表,但也不會讓人覺得他們是沒有主見的人,總覺得在不說話的時候,他們也是同時的在思考著,又或是享受著沈默的時刻,這對習慣團體生活、熱烈討論的場合的台灣人應該都是很不一樣的一種感受,我想,這和他們嚴峻的氣候有很強烈的關連吧,一年之中,幾乎有一半都冰封在白雪之中,再加上人口又少(芬蘭的土地是台灣的五倍,可是人口是台灣的五分之一),相對的,他們在各種場合,和各式人面對面的機會就少,也就比較沒有群聚社會那種一見到新的人,就可以馬上打招呼聊起來的氣氛。
芬蘭人的打扮也比我想像中的樸素,(我想全世界最花俏的就是拉丁民族和亞洲人吧)大多數的女孩都喜歡圍上個大大的圍巾,通常是偏向大地色調,如軍綠色或是楬色、暗粉色等,既使在赫爾辛基的街頭上,也很少會看到奇裝異服或花枝招展的人們。在這裡順道一提,芬蘭的搖滾樂頗具盛名(在06年的歐洲音樂大賞還在法國得了全歐冠軍),所以街上很多年青人會染一頭黑髮,一身黑色搖滾勁裝,畫上誇張的煙燻妝,說真的,再配上他們那白到不行的皮膚,其實真的頗嚇人的。
最後一定要提的,如果大家看了我以上文章,覺得每個芬蘭人是溫順到一種詳和的境界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在來芬蘭的第一天,一直到要離開之時,幾乎每天都會有人拿芬蘭人一種奇特的習性來調侃,那就是:他們喝酒之後會一百八十度大轉性的現像。芬蘭人很愛喝啤酒,無論是大大小小的節日,或只是個單純的週未,他們都會喝啤酒慶祝,喝了也就算了,在夜晚時,路上就會出現很多很多的醉漢,有的會搭訕,有的會胡言亂語,大多是唱唱跳跳,活潑到一個不行,晚上時,就會覺得自己似乎置身在另一個國家一樣,但隔天一醒來,大家又變回了理性的芬蘭人了,真是太神奇了!
創作者介紹

gisellesu

gisell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